健康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“疫境”中的港漂:困难只是暂时的 不会改变发展规划-

发布日期:2020-09-10 07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同样在港从事保险行业的金先生,就被疫情留在了内地。他笑言虽然业务无法开展,却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,“过去一直两地跑,现在每天跟家人在一起,会有更多交流。”面对工作的停滞期,金先生自己开设了公众号,同时慢慢发展团队,以支持主业发展。“疫情是暂时的,职业是永久的。我们改变不了疫情,所以要想办法。等到开关,再努力提升生意额度。”金先生表示,未来规划还是会根据自己实际情况以及家人的想法,“无论香港过去发生什么,或者大环境如何,并不会有太大影响。”

  今年是“港漂”许女士在香港的第六个年头。她从事的保险行业,在封关之后受到的影响巨大。“团队约有40%是持Iang签证在港工作的‘港漂’,大部分客源来自内地。”她告诉记者,自己就有95%的内地客户,但香港保险需要在香港签约,以致封关后的收入直接缩水近八成。惟香港认识的人不多,市场推广又因疫情无法进行,难以在短期提高业绩。不过,工作的暂时休息,却让许女士有了更多时间照顾家中8个月大的宝宝,“孩子越大越调皮,要时刻看着。”许女士表示,自己对未来规划并无太多调整,“全球经济都因疫情有所放缓,香港不会是例,困难相信也只是暂时的,会选择继续留港。”她续说,自己其实一直没想过拿永居,毕竟内地身份证在内地方便许多。

  另一方面,即将来港读书的“准港漂”们也面临新的模式。“我们学校通知将会在线上上课。”香港公开大学新生杜同学说,学校早在7月初时已帮他们申请了读书签证,与同学商量后,决定还是来港跟大家一起上网课。“在家没有学习氛围,想要有良好的学习环境。”同班的奚同学就表示,一直有关注香港疫情发展动态,希望很快能够通关,亦做好了一段时间留在香港的心理准备。被问及为何选择来港读书,两位同学告诉记者,主要是想来感受不同的学习环境,了解这边的生活,但未来不一定会选择留港。

  就“港漂”究竟会否因疫情“舍港而去”,香港在港内地毕业生联合会主席耿春亚日前在媒体撰文称,数年前的数据就显示,真正在港待满7年成为永居的内地毕业生,只约为总数的20%。他认为,若过去香港高收入是最大诱因,如今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已赶上甚至超过了香港收入水平,且内地可提供更舒适的住房、更广阔的就业等,或会成为更好的选择。

  中新社香港8月27日电 (王嘉程)对于过去频繁往来于内地与香港的“两地人士”而言,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一湾浅浅的深圳河,变成了难以跨越的“银河”。不过,多位“港漂”及“准港漂”告诉中新社记者,目前虽然困难重重,但相信只是暂时的,且全球均是如此,未来发展规划不会因大环境而改变。他们并希望健康码能及时开通,十二生肖排码表,早日让“两地人士”的工作和生活恢复正常。

  访问期间,几位受访“港漂”不约而同地对香港推出健康码表示期待,希望尽早实现与内地,甚至澳门的互通。金先生认为,健康码能为亟需往来两地的人士提供便利,亦能让此前因封关停滞的各类工作得以重新运转。宋小姐则提出,若健康码按批次开放,希望能够基于实际数据如“闭关前的通关频次”,判定是否有“频繁往来需要”,予以优先申报健康码。(完) 【编辑:董寒阳】

  在媒体工作的宋小姐已来港四年,家住珠海的她原本每月至少回家一次。“现在已经有7个月没回家,一度想因此辞掉香港的工作,回家算了。”她认为,作为媒体公关,无法开展线下活动,不论从收入还是职业能力培养上都是一大损失。且居家办公之初,其所属团队经历了近2个月的磨合期,才逐步形成了生活工作较为平衡的WFH(WorkfromHome)模式。有趣的是,真正影响宋小姐未来规划的并非疫情或经济等大环境。她直言,影响自己发展的最大因素是媒体行业的产业水平和本地的政治环境,“疫情对全世界的经济就业都有影响,去哪里发展都躲不过这个大趋势。但香港政治环境较差、行业水平停滞不前,这导致我很想回深圳或上海发展。”

Power by DedeCms